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七十三章 契约石之轩!(本卷终)

作品:诸天谍影|作者:兴霸天|分类:军事科幻|更新:2019-11-09 00:26:46|下载:诸天谍影TXT下载
  就在黄尚收起遗物盒之际,傅采林和毕玄,也踉跄落在战神殿前。

  胜负终分。

  或者说,是在动手前,就已分出。

  自始至终,除了在灭杀姑射和血僧的病毒之躯,动用了一分真力外,邪王都只用了单手。

  两人立于战神殿前,眼中并没有多少颓丧失望,因为也早就有所预料。

  彼此间的差距,太大了。

  虽说双方同为破碎虚空,但他们是在战神图录的参悟下,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境界都未稳固,尚且不如当年的向雨田,如果强行破碎的话,肉身是肯定保不下来的。

  这样的实力,或许放眼当世,确实可以纵横无敌,但面对邪王,看看那被玩弄的仙门,就知道结局了。

  不过两人依旧没有放弃希望:“你现在领先我们,破碎虚空之后,去往新的天地,我们将会再与你一战,再分胜负!”

  说罢,傅采林和毕玄往战神殿走去。

  他们放下尘世的一切,接下来就是破碎虚空。

  效仿广成子和令东来那样,直接在殿内破碎离去。

  目送两人的背影,邪王微微一笑,突然道:“小凤凰,你还不出来?”

  一道小巧玲珑的身影,犹犹豫豫地飞了出来。

  魔药时效过后,又恢复成一米五的独孤凤跑到下方,仰首有些怕怕地道:“师父!”

  邪王落下来,揉了揉她的头:“又干什么坏事呢?”

  独孤凤甩着头,立刻感到了熟悉的相处方式,放松下来:“嘿嘿,师父,我想出去玩玩。”

  此言一出,许悦、许峰、无缺和夜莺顿时紧张得屏住了呼吸。

  黄尚知道,独孤凤是真的准备跟这四位走了。

  实际上,那时的藏木于林计划,他已经不需要了。

  因为制定计划时,他并没有料到这个世界会有赏金公会和契约商会的交锋。

  所谓藏木于林,是让本体契约不是那么显眼。

  但现在可太显眼了,别人契约成功一次,就算成功许多次,也掩盖不住月关的万丈光芒。

  再加上有了足够的证明人和证据链,自然也就不需要了。

  同样根据与无情的接触,他确定了剧情人物哪怕转化为人物卡后,也是诸天一方埋入主神殿的暗子。

  所以黄尚准备玩一个更大的。

  这个计划,会契约剧情人物,但亲疏有别,是人之常情,这个世界的七剑、婠婠和师妃暄,都是他一手带大的徒弟,他并不希望这些徒弟去冒生死凶险。

  不过看着独孤凤希翼的眼神,黄尚又收回了拒绝的话。

  因为去主神殿有风险,破碎虚空去另一方天地,依旧在被主神殿入侵的诸天,难道就没有风险了吗?

  其实也小不到哪里去。

  相比起轮回者的遭遇,很多被先知先觉后利用剥削的剧情人物,下场更为悲惨。

  按理来说,独孤凤脱离这个世界,前路应该都是未知,但万一她的“剧情”被“写”入某个剧本中,命运的路线被轮回者得知呢?

  这些只是猜测。

  黄尚暂时还不清楚那些主神殿与诸天深层次的运作,却也不得不防。

  反正权衡利弊,去哪里都有好处和坏处,他就让独孤凤自己选了。

  越是淘气的徒弟,越喜欢察言观色,独孤凤看到邪王分身的神色,就知道他不会强行阻挠,开心地欢呼一声,拉住袖子:“师父最好了!”

  邪王分身微微点头,来到许悦四人面前:“就是你们要带我的徒弟走?”

  许悦四人有些害怕,却也没有逃避之意:“是的,前辈,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,尽全力不让她受伤害。”

  黄尚对于他们倒是放心的。

  毕竟是两个世界的熟人了。

  这四位怀有契约黄裳的执念,一路上与独孤凤不离不弃,再加上救治尤楚红,才能让独孤凤愿意跟他们生死与共。

  而且他们并不是虚情假意,确实是有真感情在,毕竟独孤凤早就是宗师,别看傻夫夫的,其实感觉异常敏锐,不会轻信于人。

  既然如此……

  邪王化身突然拂袖,一股股天地元气聚纳过来,化作四道狂澜,往四人体内注入。

  “卧槽!契约人物卡,还能有这个好处?”

  这一幕看呆了其他的轮回者。

  就连后门团队都羡慕不已。

  邪王爸爸指点过谁啊?

  只有月关。

  而月关不是好运气,完全是靠着黄裳。

  现在许悦四人居然也有这等福报。

  靠的是独孤凤。

  没想到善行契约有这样的好事!

  他们眼神交流,立刻将这一点牢牢记下。

  胆子大的,甚至使用道具,将之记录下来。

  就算不自己用,出售给情报组织,那也是一大笔收入。

  许悦四人本来以为邪王会有一系列生死考验,没想到这位善恶人格合一后,行事依旧是这么的出乎意料,直接提升。

  依旧是许峰和无缺的好处最大。

  他们本就是古武侧强化,虽然核心传承不是出自于这个世界,但殊途同归。

  不过邪王化身也没有揠苗助长,一下子拔高到什么程度,只是助他们这种速成的轮回者,夯实了根基,有了更加广阔的前景。

  至于许悦和夜莺,就简单了。

  许悦感到那陌生的天地精元,以莫名熟悉的手法灌输进体内,想到那时与黄裳的分别,再看着不远处那道温和看过来的身影,莫名的感动。

  没有付出,哪里来的回报?

  现在更证明了这句话的正确性。

  只是有一个小小的问题。

  能别老加力量和体质么……

  我和夜莺是法师啊!

  且不说许悦和夜莺的肉身力量变得汹涌澎湃,独孤凤很清楚,这是师父害怕她的同伴太弱,拖了后退,顿时红了眼眶,扑入怀中,不舍地道:“师父!好师父!”

  正在气氛伤感之际,她抬起头来,又吐了吐舌头:“我接下来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,再也不用写游记感受喽!嘿嘿嘿!”

  说完后,她赶忙弹出怀抱,连连挥手:“师父再见!一定要再见哦!”

  确实,这个时候主神殿的接引光辉已经落下。

  世界意识的阻挠同时降临,天穹风起云涌,十分骇人,却没能阻拦得住独孤凤坚定的决心。

  契约成功,她将进入主神殿。

  下一刻,那光辉罩向包括独孤凤在内的每一位轮回者,却又除了黄尚的本体。

  魔形女看着黄尚:“你决定了?继续留在这个世界?”

  黄尚点点头:“还要多谢你的‘延时令’,否则我必须匆匆将机关兽献祭天意,契约邪王的机会,肯定会低很多。”

  魔形女很想说:“现在依旧很低,你可能还是镜花水月一场空。”

  不过大家关系那么好,这样打击就过份了,所以她只是微微摇头:“没关系的,你自己有数就好。”

  必须有数。

  因为在她看来,黄尚投入实在太大了。

  契约商会的斩获,正是已经分散成五座的机关兽以及之前捕获的“蜃楼”。

  诚然,这些机关兽没有契约商会独特的操控方式,绝对不是拿到就能用的,但它们的价值不容否认。

  而黄尚连“海王”作为人工智能的地下基地,都准备献祭。

  还有林林总总,七七八八,这个这个,那个那个。

  这一旦献祭,必然是一股庞大的能量,世界意识肯定会很喜悦。

  但对轮回者来说,同样也是一笔巨大的收益。

  如果成功,得到邪王,那肯定是大赚特赚。

  如果失败,就亏得太大了。

  这位显然是陷进去了。

  成功的契约黄裳,就希望继续复制成功,再契约邪王。

  只希望他能继续维持住,那建立在敢打敢拼上的好运吧!

  ……

  说时迟那时快,当其他人的周身流转起光芒时,黄尚的头顶浮现出一枚令牌。

  这是军衔物品“延时令”,要到中士才能买到,价值极高,效果是可以在剧情世界结束后,停留一段时间。

  别以为是单机刷奖励环节了,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这段时间内,无法触发任何任务,因为外在主神殿之力已经离开,自然就没有任务可言。

  契约物品倒是可行,但有可能遭受世界意识的打击,轮回者也不敢放肆。

  也即是说,更多时候,这纯粹只是停留。

  不过倒也不用担心回不去,因为“延时令”内封印着一股主神殿力量,可以在坚持不下去时,单人传送。

  但如此一来,就有可能在传送过程中,遭到诸天之力的阻截。

  虽然几率不大,但相比起主神殿万无一失的回归,还是有丧命危险的。

  单就这一点,许多脸黑的轮回者,就吓得万万不敢使用。

  这是赌命啊!

  所以这一刻,其他人看着黄尚,交头接耳。

  然后有些人,就露出看好戏的神色了。

  怎么的,真以为靠运气就能为所欲为?

  虽然也知道你做了许多努力,但我们还真就不信了,邪王那样的巨佬你也能契约!

  你要是真能成,我们就把……

  呃,附近没什么好吃的。

  那算了,反正就是不成。

  释尊、勇者、兵王、玩家、冯莫等人倒是一一过来,衷心祝愿他能够成功。

  副会长最纯粹,顾不上赏金公会高层的威严,熟练地往黄尚怀里一跳,挂住他的脖子上:“失败也没什么,一定要好好回来哦!”

  黄尚用下巴点点她的脑袋:“放心吧!”

  终于,白光浓郁到极致,众人挥了挥手,往天穹升去:“我们在传送平台上,等待你归来的好消息!”

  由于内外时间流速不同,可能就是前后脚的功夫,所以确实可以等待。

  “放心吧!我一定会带着好消息回来了!”

  黄尚仰首目送他们离去。

  笑容和煦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送走了众人后,黄尚将刘无名、精英团队四人组和之前林光英没敢捡的那个遗物盒统统捡起。

  最后那个倒也罢了,契约商会的盒子,“无敌”居然都没有要,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。

  如此一来,他就却之不恭了。

  然后来到殿宇前,先用线线果实,将上一批轮回者里的皇叔遗物盒拿到手,最后看着血僧的遗物盒。

  陷入了沉思。

  既然姑射和血僧的遗物盒分了开来,说明两人的能力和物品也各自分开了。

  那么……

  要知道那可是基因之力啊,不是单纯的在里面打打滚的问题。

  本来超凡脱俗的设定,碰上这么个奇才,也是捡到宝了。

  真的不想要。

  但不要,又觉得亏得慌。

  可要了,又觉得慎得慌。

  怎么办?

  黄尚想了好久,本着地球上喝酸奶一定要舔盒盖的原则,手伸了出去。

  想想魔形女那样知道恐龙战队的少女,都选择救下血僧,自己不能太矫情,终于还是收了吧。

  至于什么时候正式开启,那到时候再说。

  能力有千奇百怪,遗物盒是无罪的。

  接下来就是继续唱三簧了。

  虽然外界的主神殿之力已经撤走,但黄尚的本体、黄裳分身和邪王分身依旧一丝不苟的交流,不留下任何破绽。

  只要三者不是同时战斗,他一心三用毫无问题,表情更是层次丰富。

  于是乎,邪王分身对于黄裳和月关留下,很是开怀,邀请他们参加登基大典。

  这段时间,也正好让邪王化身把最后的事情了结。

  天龙世界,黄裳就走得略显匆忙了,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,正好将后续全部安排好。

  ……

  黄尚一行,嗯,算作一行人,回归了中原大军。

  这个时候,突厥还没有完全灭族。

  但后续已经毋须他操心了,直接让君剑负责。

  关于这位二徒弟,黄尚最初并没想怎样,只是挖了个坑,让太喜欢先知先觉的轮回者跳而已。

  不过君剑确实是他培养出来最佳的继承人,书院的教导,有这位大半的功劳。

  那么在离开后,自然也希望他能安定天下,对天下对百姓负责。

  至于君剑找到继承人,再追寻他的脚步,则是未来之事。

  而不仅仅是七剑,还有其他的徒弟,婠婠和师妃暄,小师妹和包子头,一并许下承诺。

  “我们还会再见的。”

  ……

  七月初九。

  诸事皆宜,不避凶忌。

  卯时刚至,长安城中百姓都已洗漱完毕。

  因为今日是开国登基,祭天大典。

  圣君登基为帝,国号为“华”,正在今日。

  所有百姓依次来到大街之上,顺着御道两侧,井然有序地向着皇城处汇聚。

  崇德殿前,早就铸好了千秋台,正是历代开国皇帝,登基祭天之地。

  “华有天下,受天明命,肇造弘基,神功圣武……”

  千秋台上,朗声宣昭。

  皇帝的旨意,分为诏、制、敕、谕。

  登基的仪式,分为昭、祷、告、祭。

  如今宣读的,就是昭。

  昭告天下!

  此时不仅仅是长安百姓目光火热,带着发自内心的崇敬与欢欣,天下各地,无数百姓都自发地涌上街头。

  为这位教化众人,结束乱世,为世间开太平,更让未来多了无数希望的圣君。

  圣君登基,普天同庆!

  黄尚将心神完全放在邪王分身上,也当一回皇帝瘾。

  起这个名字时,谁又能想到这两个字能名副其实呢?

  他穿上了龙袍,展开双臂,面对万民欢呼,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气息升腾。

  那是龙气。

  国运龙气。

  浑天地动,九五之尊。

  九五,飞龙在天,利见大人。

  在庄重威严,无上浩大的气氛中,众臣和万民真心诚意,山呼海啸:

  “吾皇千秋万岁,大华国祚万年绵长!”

  “吾皇千秋万岁,大华国祚万年绵长!”

  “吾皇千秋万岁,大华国祚万年绵长!”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长安城外。

  黄尚立于一座法阵上,看着六座机关兽,一座水下基地还有不少小东西,被光芒包裹。

  这个“祭天法阵”是后门团队替他布置的,专门用来献祭天意。

  这些日子里,他加以研究,有了不小的收获。

  现在则是执行的时候了。

  过程并不复杂,就是一道光芒冲天而起,法阵内的一切,都消失无踪。

  然后黄尚感到了一阵喜悦之情。

  哥们很开心。

  “放心吧,接下来的这样的祭天,会有很多次。”

  黄尚嘴角微微一扬,在心中默默地道。

  在轮回者在诸天内大肆掠夺的时候,也该让他们还回去一些东西了。

  不付出,哪里来的回报?

  ……

  当晚。

  飞马牧场的鲁妙子做了一个奇妙的梦。

  梦里他见识到了许多新奇不已的机关,许多发人深省,令他醒来后灵感迸发。

  不仅是他,天底下的学识之士,都在不同的时间,有了不同程度的感悟。

  书院也开启了一节节新的课程。

  一场并不激进的变革,缓步开启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数年后。

  长安大雪。

  徐子陵坐在福聚楼三楼,东南角靠窗的桌子,身边横着一柄名震天下的长刀,凝望下方漫天风雪的跃马桥。

  桥上行着一座座机关长桥,令他感到无论看多少遍,都十分新奇。

  那时谁能想到,做出的点心超难吃的鲁师,会将机关术发展到这个程度!

  不仅是用过战争,更开始改变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  听说飞马书院更成为了最热门的一本学院,每年多少平民子弟都往里面考呢。

  忽然,他看向门口。

  笑容灿烂的寇仲来到他旁坐下,舒服的挨着椅背,拨掉身上的积雪:“来了多久啦?”

  徐子陵道:“刚到,黄师和大师兄准备走了。”

  寇仲笑容顿时消失了,露出不舍之情:“他们都要走了么?和陛下一起?”

  徐子陵道:“陛下守护我们太久了,这些年之后,天下彻底稳定,他终于要传位于君师,走向自己的路了。”

  寇仲嘿然一笑:“好羡慕啊,不过终有一日,我们也要破碎虚空,去外面好好看看,咱们可是传承了陛下‘不死印法’的双龙啊,一定能成功的!”

  徐子陵重重点头。

  天下初定,哪怕陛下威望再高,依旧也有不少风波。

  而随着一座座书院坐落于天下各地,施行教化,开启民智,冲突也逐渐加剧。

  寇仲和徐子陵就在这个时候不断历练,对抗着世家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。

  而当一语落下,双龙体内一股气息也飞出,向着长安皇城内落去。

  这是核心气运。

  他们不再需要这开启奇遇机缘了。

  他们已经成为了曾经儿时心目中向往的大侠。

  不仅是双龙,天下无数人都来观礼。

  观圣君传位君剑之礼。

  观圣君破碎离开之礼。

  ……

  又是一年七月初九。

  在皇城上空,圣君拾阶而上,回首望向下方的众臣、众弟子和友人,微微一笑。

  心愿已了,没有什么遗憾了。

  虽然通过天龙世界的感应,他大约知道,哪怕回归主神殿,有万能卡之力,与这个世界的缘分也并没有斩断,但那终究比不上自己亲力亲为。

  “是时候离开了。”

  收回目光,他拂袖一震,一点漆黑绽放,然后飞速扩散成一个门扉。

  熟练得不能再熟练。

  而仙门也习惯得不能再习惯,看着这位,露出了依依不舍的表情……

  个屁咧!

  仙门开心地都要扭秧歌了。

  今个小仙门啊,真个真开心啊,巴扎嘿!

  然而就在这时,黄裳和月关出现了,在仙门不安的注视下,三人开始互视。

  尤其是裴矩和黄裳眼中,似有千言万语,比起阿弥陀佛都要复杂。

  仙门有些急了。

  你们走不走啊?

  我这开着呢!

  “好!”

  走不走不知道,但在一番交流后,裴矩最后点头应下,却是天上地下都看到的。

  然后他探手,将绝望的仙门抓在手中,直接往天穹上而去。

  顿时间,一道橙色光辉,接天连地。

  甚至那个核心,隐隐生出一种赤色的色泽。

  那是契约的光芒。

  主神殿之力的接引。

  当然,由于黄尚是使用了延时卡,这股力量就是从那小巧的令牌中绽放,然后猛然暴增。

  这点暴涨,让黄尚确定,主神殿能够随时加大这类功勋物品的力量。

  此时显然就感受到了关键的契约,得以增加力量,要赶紧带走他们。

  因为下一刻,天穹风云怒卷,世界意识出现阻扰,一如之前独孤凤离开时的那样。

  只是那时独孤凤是凭借自己的决心,堪堪抵挡住了世界意识的“阻扰”,现在月关则是因为献祭的好东西太多,让世界意识有了片刻的迟缓。

  就这千钧一发之际,三人已经化作三道光华向着外界纵去。

  目睹陛下安然离去,下方的众人终于舒了一口气,然后行礼。

  送院长!

  送邪王!

  送圣君!

  ……

  ……